玴汍仟夏_秋有苏木名一叶

暮竹清雪。

这儿仟夏/乔羽,请多指教

白童子右向/晴明右向/鬼切左向/凛右/日裕/星北斗/一榭千里/师徒无差

萌点巨雷,佛系写文,来去随意。

是个白童子推、朔间p,团推UD,部推红茶部,同担想扩凛右!

【黑白童子】少年.03

梗源各种三十题,挑喜欢的写。

主线剧情绝对有请放心

cp黑童子x白童子,但是攻受不会太明显,没肉说什么攻受()

ooc,现代校园paro,前文请戳头像(因为缘更)

请勿与任何地名对号入座……x

如果可以,go?

——
03.

     九月的天气并不算凉爽,而就在某个艳阳高照的下午,白童子忽然换上了长袖。

     那是一个并不出众的星期天,与其他星期天一样,是他们返校的日子,白童子并不是最晚来的,但他一进宿舍还是吸引了一些目光。

     "哟,白童子。"般若同他打了个招呼,有些诧异地看着他,"外面很冷吗?"

     室内的空调开着二十四度,但外面的天气少说也有三十七八度,热的人都巴不得窝在空调房里一辈子不挪窝,如果可以的话,般若甚至想叫人帮他带饭。

     白童子随意地将包一扔,转身瘫在了黑童子床上,他伸出手,扯开了衬衫上面的三颗扣子,喘了口气,道:"热死了。"

     黑童子的床上还铺着凉席,白童子捂热了一个地方就像条咸鱼一般翻了个身,寻找另一块凉快一点的地方,学校的单人床终究是小的,他这么一翻身,头便枕在了黑童子的腿上,但他此时已经热的意识模糊了,毫不在意地继续趴着。

     "那你怎么还穿长袖?"般若的目光在他的衬衫上逡巡了一圈,继续问道。

     "……我夏天的校服找不到了。"白童子闷声道,"为了不扣学分只能穿这个夏天热死人冬天冻死人的秋季校服了。"

     黑童子沉默地听了一会俩人的对话,才说:"我借你?"

     "不不不不用了!"白童子听到这话反而有些慌张,手在空中摇了摇,黑童子见他如此拒绝也不多言,只当他是有洁癖,穿不惯别人的衣服。

     而真正发现白童子的不对劲是在晚上的时候,白童子刚进浴室,便匆匆忙忙地喊着黑童子的名字。

     "怎么了吗?"黑童子走到门口问。

     "能给我送下洗发水吗……"白童子在里面说,他经常丢三落四,忘带洗发水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黑童子叹了口气,拿着洗发水敲了敲门。

     门拉开了一条缝,白童子伸出了一只手,带着点小心翼翼的意味,并没有露出太多,黑童子只能看见一截白皙纤细的手腕,腕骨突出好似一捏就碎。

     黑童子没有多想,将手里的洗发水递了过去,白童子或许是自己也没有看到洗发水在哪,手又伸出一截四处摸索着洗发水。

     这次黑童子看到了,那段消瘦的胳膊上的红痕。

     白童子的皮肤很白,正是因为如此,那道伤口被衬托的异常瞩目。

     黑童子将洗发水塞进他手里,不动声色地走进了旁边的厕所。

     厕所与浴室中间只间隔了一堵矮墙,因着年久失修的缘故竟在角落破了一个洞,刚入学那会般若就说会不会有人在洗澡的时候被偷//窥,万年竹还反驳他都是男人有什么好看的。

     黑童子显然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偷//窥别人洗澡。但想了想白童子手上那道红痕,他还是蹲了下来,透过那一层氤氲的水汽,他看见了白童子身上,明显经年累月的疤痕。

     一旁放着的除了换洗的衣物,明显还有其他诸如纱布碘酒棒之类的东西,白童子正背对着他,一点点清理着伤口,花洒开着,水声将他短促的抽气声覆盖,他的头发上还有没洗干净的泡沫,身上的伤口却是深深浅浅,触目惊心,许是被水渗进了伤口,那伤泛着白,皮肉外翻,若是普通人乍一看定会带着几分的惊惧,怀疑是被人砍的。

     黑童子站了起来,再度回到门口敲了敲门:"白童子?开门。"

     "怎么了吗?"白童子的声音从门后传来,在水声中带着一点遥远的朦胧,不消多时,他便将门拉开了一条缝,黑童子拽着他的手僵持着不让他关上门,同时借力挤了进去。

     白童子的手腕被拽的有些疼,但此刻明显是自己的秘密被发现了,黑童子牵起他的手,用棉签吸干伤口里的水,再折了两根碘酒棒涂上,最后将绷带裹上。那伤口很长,纵横着整条胳膊,但白童子从黑童子的面上却没看出半分怜悯或是畏惧,硬要说的话,可能生气比较多。黑童子处理完了他胳膊上的伤口后,又将手从他锁骨一路移到背后,在感受到了微微凸起的伤痕后,不自觉地移开了目光,轻声问道:"怎么弄的?"

     白童子抿着唇,没有说话。黑童子也不勉强他,叹了口气,走过去将花洒停了,取下来,对白童子招了招手:"过来。"

     白童子走过去,自然地低下头,黑童子替他冲掉了头上的泡沫。或许是秘密被发现了,白童子全程很沉默,黑童子也不是会主动搭话的人,直到从浴室出来,两个人之间都保持着一种沉默而尴尬的气氛——黑童子推开门,白童子低着头跟着他走出去,也不看他,更不像往日一样说笑。气氛一度降至冰点,白童子觉得自己甚至不想和黑童子待在一起,但是仔细想想,似乎是自己在迁怒黑童子。

     可是他不愿意将自己的秘密告诉黑童子,哪怕对方已经窥见了冰山一角,他也不想把那伤口撕开,血淋淋地摆在他面前乞求哪怕是一秒的怜悯。

TBC

梦里梦见了先生的模样,合着衣,坐在窗边,笔下写着什么,许是到了伤感之处,笔尖微顿,墨色便在纸上晕染开。他放下笔,手臂自然地垂下,略微有些大的衣袖遮住了他的手,剩一截瘦削的腕露在外面。我总觉那身衣裳应是合身的,他穿着却分明地大了一些。

形销骨立。

他的袖上斑斑驳驳地,沾染了血的痕迹。灰暗的,血凝固多时。

房间里很乱,泛黄的纸,质量并不好,密密麻麻地写着很多看不懂的东西——像是符文——夹杂着冥钱,洋洋洒洒地,落满了木质的地板,正中央的地方却好像是被人刻意留出了一块地方,画着阵法,红色的,让人恐慌地立在那,带着一股子阴冷,不知原材料是什么,但绝非油漆。

先生站了起来,浸了墨的那张纸也飞向远处,被烛火燃尽,在火光里的最后一刻,依稀能见的是某人的姓氏名讳生辰八字,更多的,便无法窥见。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先生走了出去,渐行渐远,只听得与门外人的三两句交谈,便再无音。

ETC.






记一个梦,算是给LOF除除草。我永远喜欢林昼眠.JPG,林昼眠是林昼眠,也只是林昼眠。

【黑白童子】长情

前排:ooc!

涉及wg,瞎写x

cp是黑白黑偏黑白!极短!

端午快乐_(:3」∠)_

给亲友的生贺时隔多日放上来混更(划掉)














大空白防雷!







如果可以的话,go?

——

远处人声由远及近,白童子微微睁开眼,倏然间见到的白光模糊了眼前的光景。

是又要游街了罢。他想着。袖口落了些许尘土,反倒被小人污蔑不尊重"领袖"。

周围的民众见着他,眼底沾染上名为愤怒的情绪。分明是毫无瓜葛的人,却能因着某些莫须有的罪名而这样敌视一个人。

仿佛是出气筒一般。

"真是讽刺啊……"他喃喃道。

坏掉的鸡蛋和着烂菜叶从别的地方砸来,却在前方被人挡住,他就像是个失了魂的行尸走肉,麻木地跟在后面。

依稀听得有人在喊"……要复辟资本主义我们绝不答应"之类的话。

前面的名字是听不清了,他垂着眼睑想,或许是自己的名字,或许又是哪个抗战期间如雷贯耳的名字罢。

叛国通敌。他隐约记得刚解放那会也是一个别人信手拈来的罪名,就那么扣在他头上,若不是那人全力保他,他定不会安然到如今。

不过十几年罢了。

目光失去聚焦,视野里是自己苍白到毫无血色的手,指尖泛白。这双手曾是拿过笔的,无论何时,都站在一个中立的角度,指责国民党的不作为也好,指责共产党的失误也罢,甚至是无病呻吟地讽刺民众的愚昧——从始至终,他都站在中立而旁观的角度。可在那样黑暗的年代里,他依旧活的好好的,潇洒自如,却溃于万丈光芒下的解放后。

四周是他们不屑的目光,带着冷嘲热讽。那些仿佛能将他剖开、千刀万剐的目光,一点一点的,让人如坠冰窟。

白童子茫然地在人群中寻找了一圈,没看见黑童子的身影。是了,这种时刻,他应该比自己更难熬吧。

不同于轻视领袖这一罪名,黑童子作为元帅,反而容易被人诬蔑是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他叹了口气。这条长路终是走到了尽头。

白童子沉默地换了一身衣服,这次他特意清理好了领口和袖口,周围的人也不看他,一个个穿着洗的发白的军装,或许愿意的,还愿意叫他一声将军罢。

有人挡在他身前,借着检查伤口的名义,遮掩着牵上他的手。比起轻视领袖,"兔子"的罪名可就大的多了。他挣开黑童子的手,拉开了两步的距离,不疾不徐地跟在他后面。

"最近怎么老批斗你。"黑童子在前面问,语气中满是烦躁。

白童子的手指动了动,下意识想去安抚他,随即意识到还未离开红卫兵的监视区,只得作罢。

"大约是看我写的那些不入流罢,反正解放了,也不需要会使枪的了。"白童子回道。

黑童子明显对他的回答不满意,刚想反驳,却见白童子做着嘴型。

他说:"好像有人发现我们是「兔子」了。"

黑童子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那之后白童子隔三差五就被抓去批斗,时间久了,就连他自己也麻木了。一个又一个的纰漏,反正总有人能够鸡蛋里挑骨头。

造反有理,革命无罪。这是宛如洗脑一般的狂潮,而他不过是巨浪之中飘摇的一块腐朽的木板。

仅此而已。

这次是和黑童子一起,被冠上了"流氓鸡奸犯"的罪名,身上的鞭痕还在隐隐作痛,鲜血染透了灰布的衣衫,但白童子却是第一次,在游街的时候带着笑,光明正大地牵着黑童子的手。

这是他们第一次在阳光底下,在千万人面前,光明正大地牵手。

坐实了罪名,却无比自在。

"黑童子。"

"嗯?"

"希望下辈子能生活在太平盛世。"

"嗯。"

那也是他们第一次在阳光底下接吻,带着生命最终的炽热,在那么一个黑暗而腐朽的年代里,闪闪发光。

END

【黑白童子】少年.02

梗源各种三十题,挑喜欢的写。

主线剧情绝对有请放心

cp黑童子x白童子,但是攻受不会太明显,没肉说什么攻受()

ooc,现代校园paro,前文请戳头像(因为缘更)

请勿与任何地名对号入座……x

如果可以,go?

——

02.

     七中的学生是不学习的。这点从散漫的学习环境和没有丝毫学习氛围的课堂就可以看出来。白童子虽然会听,但也仅限于听罢了,偶尔的时候会被提问,也只是懒洋洋地说句不会——反正没有人会怪他。不会这种事,多正常啊,就假装自己不会吧。他懒散地想着,撑着右边脸稍微挡住蓝牙耳机以免不经意透露出的光被讲台上的老师发现,手上写着什么时不时还要抽出时间点一下课桌里的手机。

     "小纸人赶紧应用到御灵吧。"他喃喃道。那边的黑童子瞥了他一眼,放在桌肚里的手往他的方向移了移:"好好听课,我帮你。"

     白童子瞅了瞅他,黑童子的手机上,同样的界面,同样是那只紫色的龙。

     白童子的眼睛亮了一瞬,摘下耳机把手机递给黑童子,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谢谢啦。"

     虽然知道他这是上课开小差多年养成的习惯——只要在课堂上,不是被老师叫起来的说话都会轻声细语,但热气打上黑童子右耳的时候,还是会觉得痒痒的。黑童子揉了揉耳朵,没有说话。

     白童子拿起他的书开始听课,在黑童子疑惑的目光下有些不好意思地将练习册推到他面前:"我忘带书了。"

     "……"

     黑童子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白童子没有在意,目光已经转回书上开始寻找刚才的例题,黑童子则是看着白童子刚刚推过来给自己做掩护的练习册。他刚刚也没有听课,不过是在做练习册里今晚的作业罢了。

     白童子的字迹很多变,可以看出他对数学也不是很在意,公式就那么大大咧咧地悬挂在题目上方,下边的空里草稿和答案混在一起,答后边的字连到黑童子都快看不明白了。

     明明上次见他写语文作业的时候还字迹清秀,分明是个认真的态度,现在却敷衍到恨不得连笔都不抬一下。

     黑童子顺带瞥了几眼,在心里计算了一下,答案是对的。

      "……没耐心吗?"他问。

     白童子愣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过了好久才缓慢地回复:"练字。"

     "……"这次黑童子终于不找他了,而是低下头认真地看着桌肚里的手机,白童子的练度不算高,差不多两分钟一盘御灵三,以至于他时不时就要瞅一瞅打到哪了。白童子倒是认真做着老师刚布置的题目,字迹拖拽着长长的一道道在草稿上。

     或许是习惯的问题,白童子写字很重,分明是0.5的自动铅笔,笔芯也是HB的,愣生生被他写出了8B的感觉。那张作业纸底下起码五张都会被印上印子。黑童子想。

     前桌的女生突然传过来一张纸条,白童子拿着纸条四处张望了一下,第四组第一桌的金发少年正往他的方向看着。并不熟悉的舍友。白童子这么感慨着手上却是打开了纸条,从第一题到第五题的答案,附带着详细的解题过程,与白童子写的别无二致,他也明白人家这是想跟他对答案,想了想,给他打了个大大的勾,在后面剩下的空白处把六到十题的答案写上,戳了戳前桌的女生。

      "传给般若。"他说,女生点了点头,于是那张纸条就这么按着来的路线传了回去。那边的般若收到他的答案,稍微核对了一下,转头冲他比了个大拇指,用口型说着"Nice"。可惜离得太远了白童子没看清。

      "第一题的答案是14584吗?"白童子没看清不代表其他人没看清,听到黑童子这么问,白童子看了一眼答案:"啊,是的。"

      "……第二题怎么做?"黑童子接着问,"为什么答案是40?"

     "你把这个公式带进去,求N就好。"

     很简单的题。倒不如说七中的题目都很简单。白童子虽然惊讶于黑童子几乎是没由来的虚心求学,但还是很耐心地告诉了他解题过程。

     "为什么突然问我题目了?"白童子本是出于好奇随口一问,但没想到黑童子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趴在桌上一言不发地盯着他,过了很久,就在白童子以为他不打算回答自己这个问题时,他突然说:

      "我怕你和般若越走越近。"

     旗鼓相当的人往往比志趣相投的人更容易成为朋友。更何况他们连志趣相投都算不上。

     白童子突然就明白了。就像女孩子之间总会有跟谁要好一起上厕所之类的,即使是身为男孩子的他们也会有要好的朋友,而往往是宿舍里的比宿舍外的要玩的好。白童子他们宿舍除了万年竹看起来不大好相处,剩下的般若和黑童子已经跟他在短时间混熟了。

     他直勾勾地看着黑童子,这或许是他长这么大以来最认真的时候,黑童子甚至能在他澄澈的蓝眸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不会丢下你的。"他说,"因为黑童子是我这么多年来,遇到过最特别的人。"

     那个时候的夕阳透过敞开的玻璃窗照进教室,在九月份带着些凉风的傍晚,黑童子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白童子,偷偷照了一张相。"咔嚓"。清脆的照相声响起,白童子显然也听到这不算小的声响,扭过头看他,黑童子只见照片里的少年看着镜头,嘴角带笑,眼波流转似有千言万语,顾盼生辉。莫名的,他想到了很早以前背过的一句诗。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他避开白童子带着几分疑惑的目光,装作若无其事地低下头看书,可脑子里却是他刚才那一颦一笑,手上在课本上无意识地乱画,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书页空白处清楚地写满了"白童子",他才倏然想起这是白童子的练习册,慌忙擦掉那些字迹。

     "不擦也没关系的。"白童子不知什么时候移开了目光,漫不经心地转着笔,"反正你字也不会丑。"

     黑童子拿着橡皮的手一顿,最后一个"白童子"还是被留在那本练习册上。

     终究是留着了。

TBC

521快乐。扔个脑洞。

文艺青年露x文艺青年耀相见恨晚的故事,露是十几岁认识了差不多大的耀,那个时候耀刚刚到俄罗斯,就写了很多很多关于家乡的诗或短句,诗里是他十几年来走过的故国。但是耀比较怂就发了那个随缘的平行世界,被露正好打开,露想了想就关注了耀,后面耀发了一张苏式老房子拍下来的图片,写了一些短句,露发现自己和耀生活的地方非常近,就开始暗戳戳的偶遇(?)耀,其实耀本人也没发现啦,耀那个时候正好说了给这张卡片投个币之类的随便点歌就当是圣诞礼物了,露就点了首喀秋莎,顺利get了耀的QQ,就这么勾搭到了x

【黑白童子】他与他的聊天记录.01

末世
ooc
黑白黑无差
写作技巧挑战:多条故事交错叙述
少爷黑x求生白
随笔写,更新随缘。
520快乐呀(小声)
如果可以的话,go?

——

白童子走到那堆破烂前,随手翻了翻——它应该被人洗劫过了,白童子没从里面翻出一点有用的东西。

他叹了口气,望向灰蒙蒙的天空,远处传来并不属于人类过他所认知的任何生物的嘶吼声。白童子打开光屏看了一眼时间,天快黑了。其实从半年前开始,天空便是这样终日的深灰色,一开始谁也没想到,他们都以为黑夜不会再降临,许多人因此而冻死在外。

光屏很快传来了通讯请求,白童子打开光屏,上面赫然写着他自己的号码。他有些迟疑地接通:"喂?"

"喂。"对面是他生活了十几年来最熟悉的音色,一别经年。对方带着点微微的惊讶,似乎有些怔楞,压低了声音,"灵异号码?"

"是我啊。"脸上有些湿漉漉的,白童子抬起手,用袖子随意地糊了一脸,声音还带着着哽咽,脚下却迅速地跑了起来,"黑童子……哥哥……是我啊……"

_

放学铃响起来的时候,黑童子正在睡觉。他撑着头坐了起来,有些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尔后站了起来,拎着比其他人明显轻了很多的书包,跟着有些松散的人群走出了教学楼。

"黑童子你要试试吗?"死党拿着手机问他,界面上是一个帖子,关于拨打自己的号码的灵异怪谈。

不知出于什么心理,鬼使神差的,黑童子没有拒绝,而是拿起手机,熟练地拨通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在耐着性子拨到第三遍的时候,终于接通了。对面的那个孩子,听声音大概在十三四岁,带着微微的迟疑:"喂。"

"喂。"黑童子撇了死党一眼,死党也有些懵逼,他皱着眉,明显死党也没有料到。黑童子压低声音,问了死党一句,"灵异号码?"

对面的孩子,顶多十五岁,怎么可能是个灵异号码。

"是我啊。"那孩子的声音带上了哭腔,仿佛是黑童子从前的故友,他应该是在剧烈奔跑,带着些许不甘的委屈,各种负面情绪一下子便涌了上来,"黑童子……哥哥……是我啊……"

那句夹杂着风声与哭腔,被湮没在孩子充满的脚步声里。

黑童子的心突然被揪住了。那种情绪或许名为心疼,莫名地,黑童子想听他继续讲下去。

那个孩子他并没有印象,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第一次,以一种近乎温柔的语气,很轻很轻地安慰那个孩子:"嗯,我在。"

对面久久没有回话,黑童子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对方已经挂掉了。

【你叫什么名字?】他想了想,给先前的那个号码发出了一条消息。出乎意料地,信息显示是发送成功,自己的手机也没收到那条消息。他看了死党一眼:"那个帖子后面怎么说的?"

"——女孩子拨通了,在手机的另一端,隐约传来水声,像是在山洞里。过了几天,那个女孩子消失了,最后警方在一个山洞里找到了她,手里握着手机,正……""正一遍遍打着自己的电话是吧。"黑童子打断他,"很多年以前的鬼故事了。"

TBC

【般若x白童子】说说最让你觉得奇葩却并不讨厌的舍友

*般若x白童子

*ooc/知乎体/邪教慎入

*涉及游戏均打(几乎没有的)码处理,原作角色采用皮肤名称

*如果可以,go?

——

谢邀。本人男,学什么不重要,舍友是个很可爱的男孩子,身高大概在171,172左右,以下简称他为白好了。

白玩游戏不能算是大佬,也就某16年的过气挂机手游玩的比较厉害,最近被我们宿舍的其他人拉了D5的坑,我们经常一起开黑,白最喜欢用的大概是园丁。我喜欢用盲女,可惜了每次开黑总是被白一句句"他他他在追着我"给喊过去。盲女遛屠夫了解一下?白喜欢园丁不是没有理由的,但他从不解机,我记得有一场是匹配,我厂长正好遇到白和另外三个舍友四黑,一开始我就放飞了舍友A和B,C逃掉了,就剩我和白了,明明大门都开了,我问白为什么不跑,白说,我椅子还没拆完啊。

我当时整个人都是懵的,大门就在他面前他还不跑?我问他,你还剩多少?他就坐在我对面,盯着手机屏幕说,六把,可是我找不到。我当时突然就心软了,然后毫不留情地打晕他,把他带到椅子面前,让他挣脱掉,拆椅,再带到下个椅子面前,挣脱,拆掉……这样大概重复了挺久,我突然就不想放他走了。我把他再一次打晕,带到地下室,他估计也看出了我不打算放他,就在我对面说,等等说好的不是这样啊?!我说,你求我啊。他愣了一下,然后说,求求你了爸爸,放过我吧*。简直可以说是棒读的没诚意,但是我还是放了他。他喊的那句爸爸真好听,可惜以后都不一定遇得到了

——
嗯?我是喜欢白啊,但是我不知道白喜不喜欢我,……讲清楚什么的就算了吧,人怂啊哈哈哈。就这么看着他挺好的,追加几件发生过的事吧。

我跟白最早认识是在游戏里,那个时候他已经是个大佬了,我还是个萌新,7级貌似,加了60的白,本来以为他不会同意的,结果他通过了,然后在持续了一段时间的我单方面送友情点给他终于刷够了亲友,从此过上了天天用白式神的日子,他养的式神和他一样迷,基本都是不常见的,像什么雪原之狼啊,火鲤,水纹,风神……我那个时候还是个7级萌新啊,刚抽到雪原,就问他怎么养,他直接回了我一句既然你有雪原就养啊。我:???攻略上不是说先养个金銮吗?但是既然大佬这么说了我肯定先养雪原,在经历了无数次被PVE恶心的免疫机制摁在地上摩擦到怀疑人生,我再次敲了白,用白的闲池刚过了魂十。

在我60以前白真的帮了我好多,但是60以后我就发现,白的练度似乎真的很低。后来是跟他一个宿舍,听到他写作业传来令人肝疼的声音,然后跑过去看了一眼才发现就是他。

妈妈就是这个人骗我第一个六星给雪原之狼的!.JPG

那个时候我说白不按套路出牌,白笑了笑,轻声嘟囔了句这游戏不就是看脸养式神的吗。

大概就是那句话让我喜欢上他的。白有一双很好看的眼睛,清澈干净,声线也是,就像他整个人给我的感觉一样,巴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他,舍不得他受一丝委屈,偶尔又想逗逗他,看他炸毛的样子。

喜欢一个人的理由就是这么奇怪吧。

——
追加。

我和白在一起了。嗯?只是回答让他看见猜出来了啊。当然是顺理成章了。(两只手牵在一起的照片)

——

你们什么意思,我当然没有强上他。手再好看也不是你的。既然这样我说一说白吧,标准的宅,不胖还有点瘦,因为三餐不规律,没课的时候早上八点才去睡下午四点爬起来吃个(据他说是)早饭,继续打游戏到早上八点,肝排名的时候三天三夜不睡都行,我都怕他猝死。长得很好看,毕竟我长得也不差怎么可能看上长得没我好看的人是吧。大眼睛高鼻梁小嘴巴,头发好久没剪了估计到脖子中间这样,第一眼我差点以为这是个女孩子,身高前面说过了反正矮我半个头,啥游戏都玩,从手游到端游再到网游,出名到yys不知名到AA2他都有玩过,甚至生肉RPG都啃的下去,混血儿,蓝眼睛黑头发,总之你们只要知道他笑起来超级好看答主是被他的笑捕获的就对了!性格温柔善良还有点天真,我都怕他以为世界上没有坏人……啊啊,有点像小时候的我呢。

——

对啊白超级能激起别人的保护欲的比如我这种人。当然会幸福的,就这样?

FIN.

【黑白童子】秘密

ooc

来自【半羌的城】大佬的脑洞

就是个没有剧情的小甜饼,感觉是我水平太差写不出来啊orz

对不起_| ̄|○

——

白童子有一个秘密,他谁也没有告诉。

"好看吗?"他举着新的招魂幡在黑童子面前转了一圈,头上的金鱼眼眨巴眨巴。

黑童子点了点头。

"那我们来玩捉迷藏?"白童子提议道。

黑童子再次点了点头。

"我赢了要答应我一个条件。"白童子有些迟疑,确实有点过分了。

"……好。"所幸,黑童子没有不悦。

得到黑童子的应允,白童子转身捂住了眼睛,他伏在树干上,严严实实的看不到周围分毫。

头上的金鱼眼眨巴眨巴地盯着周围。

"一、二、三、四……"他开始数数,黑童子绕到他身侧,在他胸前挥了挥手。

白童子没有理他,依旧自顾自地数着,在确认白童子确实看不见之后,黑童子放下镰刀转身就跑。

"……九十九、一百!"他转过身,金鱼眼眨巴眨巴。

「在后面那棵树上。」有人声提醒道,那声音很轻很慢,却是像就在他耳边一般。

白童子露出了一个胸有成竹的笑,在黑童子待的那棵树下慢慢悠悠地转上几圈,抬起头:"找到你了。"

树上的少年跳了下来:"嗯。三局两胜?"

"好。"

还是白童子捉。黑童子这次没有躲起来,而是一直跟在白童子的身后,离着两三步远的距离。

「在身后。」那个很轻很慢的声音提醒道。

白童子转过身,果然是黑童子。

见白童子发现了自己,黑童子也没任何惊慌的情绪,他只是轻轻地拥住了白童子,但很快地就放手了。

"抓到你了。"白童子说。

"嗯。"

他伸出手想摸摸白童子的头,却在触到金鱼眼头饰之前被对方打掉了。

"不给你摸。"白童子宝贝地摸了摸金鱼眼的边框。

"……"黑童子只好牵起他的手,瞥了一眼白童子头上的金鱼眼。

金鱼眼眨巴眨巴,有些心虚。

"要记得兑现哦。"白童子在身侧提醒。

"什么条件?"黑童子转头看着他。

"我的条件是,下次真大蛇就不跟晴明大人他们出去啦,陪我去委派吧?"

"……"黑童子沉默了一会,"嗯。"

白童子又摸了摸金鱼眼,金鱼眼眨了眨。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夕阳从远处洒落下来,黑童子看着白童子,目光认真而温柔。

白童子有一个秘密,他谁也没告诉。

现在黑童子也有一个秘密了。

END

【黑白童子】少年.01

梗源各种三十题,选喜欢的写

cp为黑童子x白童子,不拆不逆

背景与现实无关请勿代入任何地名

ooc破天际的一个黑总

01.

房东先生名叫白童子,与那本素描簿的主人是旧识。

初次见到黑童子的时候是在高一开学,白童子百无聊赖地趴在桌上转着笔,同桌并不理他——不过这挺常见的,毕竟连名字都不知道,他也不会主动跟谁搭讪。

身旁走过了其他人,小姑娘应该是平衡感不是很好,靠着他的桌子,"嘭",桌子往里了三分。

白童子转笔的动作一顿,笔在指尖划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直直地落在同桌的素描簿上,还带着墨色的钢笔却连盖子都找不到了。

"对不起!"白童子忙道歉,手上拿着纸巾准备摁在墨水染透的地方,但同桌的画却让他楞在了原地。

那是他,抓住了细节,神情生动,栩栩如生。

白童子的座位是在倒数第二排,不是很显眼的位置,同桌也不善交际,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他。

除开每次发作业的时候。

总是组长拿着作业,走到了黑童子面前。

"老师叫你不要在作业上画画。"他说。

黑童子并没有回答他,手却停了下来,金色的眸静静地盯着他一直到对方被盯得有些毛骨悚然,才道:"……哦。"

白童子转过头去,打算继续睡觉,却正好见着黑童子也在盯着他,就那么对望着。

黑童子的眼睛特别好看,大概是阳光透进琥珀的颜色,映入眼帘的是另一种金,沉稳而温柔,像是沉淀了岁月。

令他莫名心安的颜色。

黑童子总是不听课的。无论讲台上的老师如何絮絮叨叨地讲着这个重点那个考点,他的眼神从来都只落在白童子的身上,手下轻描淡写,从不浓墨重彩。他下笔很轻,却会反复琢磨,当时白童子还调侃他"是不是过个五六十年也不会褪色"。

他与白童子生命前十五年里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并非是什么独一无二,只是给人的感觉不太一样罢了。

白童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黑童子莫名顺眼。

可以说白童子的前十几年都活的浑浑噩噩,就好像所有的夺目耀眼都与他无缘,突然被人注视着,记录着日常还是第一次。

白童子所就读的初中可以算是全市最好的中学了,无论是学习氛围还是学生的自学能力都是数一数二的,甚至在他的记忆里,曾经放学后的每一个傍晚,同桌都是与班上学习成绩好的人结伴而行,一路讨论着下午数学附加题的解法。

与高中相去甚远。

他环顾了一圈四周,坐在前排的人表面上不动声色,桌肚里的手机亮着微弱的光芒,偶尔还有几个人转过身子从后桌的手里拿过薯片嘎嘣嘎嘣地吃着,中间的人懒洋洋地看着老师,有几个甚至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后排干脆把脚翘在桌上或者拿包挡住自己玩手机。开学撞到他桌子的那个女生估计是在追剧,毫不掩饰的手机音量让他甚至能听到"不我是真爱她的"之类的话,整个班级乱哄哄的,讲台上的老师却仿佛没看见一样,还在自顾自地讲着。

冷漠到麻木。

在心里叹息了一声他却也没有摆出多么认真的态度,左手撑着脸右手记笔记。他写字的速度不快,一笔一划写的清楚隽秀。周围的人大都没有笔,就算拿着也只是摆个样子动都不会动的那种,他没有刻意去看黑板——就算看了也没有什么用,凭着他那一百度出头的近视,这么远的距离,连老师的脸都像是蒙着一层薄薄的雾,甚至看不清五官。

笔记这种东西还是靠听比较靠谱,更何况七中的老师一节课下来错的都不知道多少。楞是白童子这种初中懒散到基本没听的人都能听出几个明显的错误。

这种人到底怎么当上教师的?

误人子弟的吗?

他有些烦躁地用笔盖挠了挠头发,转头却看到黑童子直勾勾地盯着黑板的方向,阳光照在他脸上,连细小的绒毛都一清二楚。

他在发呆。他的侧脸遮挡了一部分光,显得高挺的鼻梁修长的手指越发明显。

很神奇的,那种暴躁到不安的感觉突然就被压下去了,白童子发现黑童子哪怕发呆,手下都在无意识地滑动着。

是最新一张。还是他。是他撑着手记笔记的样子。

懒散,但却毫无困意。

是他本人了。

TBC